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

今日头条

文学云作家报夜淄博
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

五毛钱之恋(首发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6-2 10:43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20-6-4 08:26 编辑

(此文已外发)五毛钱之恋(原创首发)
周村、张志成
(一)

我以为自己见过的女人无数,可是到了相亲的指定地点,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,还是被她的艳值折服了。

她上身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衣,里面的红肚兜隐约可见,下身是天蓝色的制服裤子,腰带扎在外面,两只乌黑的辫子上分别扎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,身体苗条,皮肤雪白,凹凸有致。像她这样的打扮满大街都是,可是能穿出她这样高贵干练气质的,绝无仅有。

说实话,我对相亲还是有抵触情绪的,最起码也是不着急得。直到见到英子的面,心中才对父母逼着我的这次相亲,是多么的英明。

我对英子的长相和谈吐挑不出任何毛病,心中除了满意还是满意,第一次见面就谈了两个多小时,相互之间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,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见面,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。

因为我俩都快三十岁了,对我们的婚事,双方的父母比我们还要着急,他们看到桃子快要熟了,主动给我们开好了介绍信,让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领证。不用说,这个结局看似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全了,是皆大欢喜的。

然而,今天夜里我却失眠了,心里不但没有多么高兴,反而整个身心陷入了深沉。因为明天走的这一步,对我来说,无疑是站在一个关乎我终生的十字路口上,是一个致命的选择。

我是离过婚的。我的前妻名叫华子,不管之前她有多么的混蛋,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夜里,她还是闯进了我的脑子。

我和华子无论是文化水平,还是持家能力,再或是为人处事,都是半斤八两,谁都不比谁矮一头,谁离了谁家庭的日常运转都会照常进行,正因为如此,自然经常会发生口角之争。有时候我在想,她的水平如果比我矮一点该有多好啊,哪怕我半斤她七两也行啊。可是我俩谁也不愿意去做那个七两。

我们的离婚,就是因为我的一位朋友向我借钱她不同意,我也知道那位朋友有点那个,可是我实在是抹不开面子,就和她吵了起来,结果谁也不让谁,最终导致了离婚。

仔细想来,我和华子的结合并不是偶然的,其前因也是一生不会忘掉的。

我和她认识是考上初中第一天报名的时候,那时候和现在一样,都是要交学费的,还记得是交三元钱。可是我家里穷,我娘好歹给我凑足了两块五毛钱,说:“孩子,家里就剩这些钱了,你去报名试试吧,人家要是不依咱,你就回来吧,这书咱就不念了。”

我家离学校有八里路,我一路红着眼圈走到学校,已有好多同学围着报名的桌子,向老师问东问西的了。我红着脸把钱交给老师说:“老师,俺是来报名的。”
那是一位年轻女老师,后来知道她姓吕,是位民师。她没有接过我的钱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老师,俺叫张志成。”

她先查了一下报名册,然后笑嘻嘻地说:“欢迎你,张志成同学。”然后接过钱去,一张一张地抚平整,并暗暗地数着数。那些钱都是一毛一毛的,最大的一张是五毛,老师把钱叠好后说:“张志成同学,学费是三块钱呀,还差五毛呢,你还是回家拿钱去吧。”

我含着眼泪羞羞地说:“老师,俺娘说家里就剩这些钱了,要是报不上名俺就不念书了。”

吕老师紧皱着眉头说:“张志成同学,你的考试成绩不错,不念书太可惜了,我有心要留下你,可我说了不作数啊,你看校长也不在家,你还是回家让你娘借借去吧,好吗?”

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,到底还是流了下来,“俺娘说借不到了,老师,你给俺钱吧,俺不念了。”

在这段时间里,所有的同学都看着这个过程,鸦雀无声。当我回头要走的时候,一位瘦瘦的女生忽然说:“你先别走,我先看看来。”说着就去掏她的裤兜,然后说:“凑巧了,我刚好还剩五毛钱,老师,我先为他垫上吧。”

老师笑了,同学们也笑了,我也笑了,可是在我的笑脸里,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,在当时的内心里,我有着向那女位同学下跪的冲动,真想着向她嚎啕大哭一场,我的眼泪里的意思就是要告诉她,就为这五毛钱,我要感恩她一辈子。

所有的同学都是生面孔,我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,当我想再多看她一眼的时候,她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第二天正式开学了,那时候不管离学校多么远,都要下步走得。因为是第一天开学,八里路,我大约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就出发了。去学校得路过一个村子,叫小赵村,和我的村子相距三百米。我走进小赵村的时候,忽然看见那位女同学从一条胡同里走了出来,她立马喊道:“哎,咱们一块儿走吧。”

事情就是这么凑巧,我越想看见她的时候她就出现了,我高兴的不得了,立刻停下脚步等她上来,想到昨天的事,我稍许脸红地说:“怎么是你呀,我都不知道你是这个村子的,昨天的事亏了你了,没有你,恐怕我没有了上学的机会了。”

她很活泼,也不做作,一副自来熟的样子,“我知道你叫张志成,我叫苗春华,别人都叫我华子,你以后也叫我华子好了。真好啊,以后上学可算有个伴了,我娘还总怕我一个人上学担着心呢。”

想不到我和华子在我们这个班里是尖子生,华子考的分数最高,她任班长,我任学习委员。

我们这所学校是一个新学校,坐落在孝妇河的臂弯里,是公社办的农业中学,简称农中。只有三排学房几株白杨,一口水井一个伙房,没有围墙,操场之外就是玉米地的海洋。学校里只有两个班,一个初一班,一个初二班,因为这所学校组建还没有两年的历史。

中午吃饭都是自带的干粮,在伙房里热一热就吃,有钱的学生买上一分钱的咸菜就算美食了。而我是做不到的,别的同学带的都是地瓜面或玉米面窝窝头,我带的大都是煮熟的胡萝卜和辣疙瘩,即便是有干粮,也就是巴掌大的一块地瓜面饼子,整天常忍着半肚饥,好像永远吃不饱的样子。

这个状况被华子发现后,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掰给我一块玉米面窝窝头,放进嘴里咀嚼着,感觉那个香啊,真舍不得咽下去。时间长了,华子就会隔三差五的多带点干粮,在上学的路上,她就会解开我的书包,把一个窝窝头放进去,然后嘱咐我说:“不要声张,连你娘都不要说。”

那时候虽然常怀感激的心,却也找不到能够表达出我内心的话语,只是在心里说着“我记下了,”口头上却答应了一个字,“嗯。”

那时候我不懂得什么叫做“爱,”只是感觉华子是位爱帮助人的人,也许她自己也会觉得对我是心存怜悯的吧。反正上学和放学,我俩不同路是不会独自走的,哪怕是一个人当值日,另一个必定会在门外等着的。

有一天晚上,她到我家串门玩,笑嘻嘻的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我说:“给,要悄悄地读,不要声张,我读过一遍了,还理解不透,等你读完后,咱两个再慢慢地讨论吧。”

(二)

看她那神神秘秘的样子,我也很好奇,接过书来一看就大喜过望,竟是那本日思夜想的《红楼梦》,这本书当时是禁书,也称毒草。我忍不住问她,“里面都是写得啥?”

她稍有点脸红的,把眼光从我的脸上挪开,低着头轻轻地说:“等你读过后不就知道了吗?”
“说的也是,那我就尽快地读吧。”

就从那时候起,我俩的话题大部分都是讨论《红楼梦》的,哪怕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,我们也总有说不完的话。

说实话,华子长的不算漂亮,我对她除了感恩以外,只是一日见不到她就感觉少了点什么似得,也相互之间说不上有什么想法。当我们陷进《红楼梦》的时候,我们已经读初三了,那时候由于读书晚,到读初三的时候我们已经十七八岁了。

读完《红楼梦》之后,我忽然发现华子变漂亮了,她有一米六五的个头,白皙皙的脸上有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高高的鼻梁下面是小巧玲珑的樱桃小嘴。乌黑的头发很厚,绑着两只大辫子,配上绝无仅有的五官和两个小酒窝,极尽完美。

她笑起来更好看,特别是她的笑声,是那么的爽朗大方和无私,就像银铃飘过。听她地笑声永远也听不够,那简直是一种享受,会把我的魂儿勾去的。

人啊,千万不要有邪念,一旦有了想法,会寝食不安的。就从那天起,白天整天的相处还不算,每到晚上,我都会在她的家门口守一会儿,哪怕听到她在家里的说话声,也是一种安慰。当然,如果能够盼到她出门在一块儿玩,那当是最大的乐事了。

在大多数的时间里,我总会望着她家的那棵老桃树出神,末了,再用脸蛋儿贴一贴她家的大门,双手再抚摸一把她家的土院墙才慢慢地离去,如果不这样,我回家是睡不着觉的。

我承认是爱上了她,不但爱她的人,她家的一草一木我都深深地爱着。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,如果知道她是我心中的女神,她还会和我经常在一块吗?这个问号在我的心里存了若干年,我始终没有勇气对她表达过,因为我家太穷了,和她家是门不当户不对的。

就在这一年,我们两个村子合并,受一个大队革委会的领导。

也是这一年,我俩都无缘读高中,我是因为家里缺劳力,得留下来帮家里赚工分。华子则因为她的家庭成分是上中农,读高中的学生得优先于贫下中农。于是,我俩双双做了公社的社员。

这样也好,我们还是天天见面的,也能共同在一块劳动。因为我心里暗恋着她,那时候我就发誓,绝不能累着她,也绝不能让她干重活。

在每次收割玉米的时候,我都会拼命的往前赶,然后再回头帮助她,当我接到她的时候,她的手里老是拿着两根削头去尾的有甜味的玉米秸,俗称甜棒递给我一根,可以解渴的。为此我曾专门写过一篇小小说,题曰《甜甜的玉米秸》,并通过了“中国作家网。”

华子的家庭是书香门第,她爷爷是个老秀才,她爹也做过教书先生,因为他的家庭成分不好,失去了担任民办教师的资格。虽然我俩是文革时期的初中生,她受家庭的影响,我受她的影响,总共也没有放弃过学业。哪怕是做了公社的社员,在她爹的要求下,我们还是讨唤来旧教材,在业余的时间里学点知识。

其实,我是被华子拉着学习的,因为她要学习,我只有也学习才能经常接触到她,尤其是晚上,隔三差五的就聚在一块读书,同时,也是我们正大光明约会的机会。

转眼我们就过了二十岁,华子正是到了一家女百家提的时候。有天晚上我俩坐在水塘边,静静地看着水中的月亮,和明亮的牛郎织女星,听着树上的蝉叫和水中的蛙鸣。她忽然问我说:“你说,蝉儿为什么会叫?青蛙为什么会鸣呢?”

我快速地思考着她问这话的意思,灵光一闪就给她下了一个套,我说:“这还不好说吗?不就是雌性在向着雄性呼喊吗,这是求爱的信号,是雌性向着雄性示好的呀!”

华子立刻说:“不是,不是,你说反了,不是这样子的。”

我糊弄不了她,只得嘿嘿一笑说:“我知道的。”

她捶着我的背,咯咯地笑着说:“好啊,你敢给我下套,你以为我傻呀,这世上哪有雌儿追着雄性跑的呀,哼,你做梦去吧。”话虽然这么说,她却别过脸去,我眼看着她在偷偷地抹眼泪。

我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意啊?而且我还知道这些天来,有好几家托媒人去她家提亲的,她虽然都没有答应,却把我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整天火急火燎的心神不宁,唯恐她在某一个媒人面前点了头,像鸽子似地飞走了。

虽然我怕她飞走了,我却没有勇气向她提出求婚,我也感觉我俩在这几年里,尽管谁也没有明说,而实际上,我们都是在热恋之中走过来的。

直到现在,我还没有和她结婚的房子呀,连个住处都没有,我哪里有资格向她求婚呢?

这事却再也不能耽搁了,因为第二天晚上,她又约我去了那个水塘,一见面她就呜呜地哭,哭的那个伤心呀,都要把我的心哭化了。在我的一再追问下,她才抽抽嗒嗒地告诉我说:“到明天,我爹娘要逼我去相亲了,我是宁死不从的,今夜求你帮我找个地儿藏起来吧,先躲过这几天行吗?”

听罢,我也哭了,我的心在颤抖,在滴血。天啊,这是在逼上梁山呀,到了这个时候,由不得我多想,我不能失去这最后的机会了。于是,我痛哭失声,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我的嘴里蹦出来的,“华子,如果说,我是爱你的,还是非你不娶的那种,哪怕是你不同意,就是你嫁给了别人,就是你走到天涯海角,我的心也会跟着你走的,会走一辈子的,你信相吗?”

听到我的这些话,她毫不犹豫地扑进我的怀里嚎啕大哭,一边捶着我的背,一边说:“你个坏蛋,这话你怎么才说呀?呜呜呜呜。”

“可,可,可是我是上中农啊,你不怕吗?”她忐忑地说。

“不怕,华子,你家成分哪怕是地主,我也非你不娶。我之所以不敢向你求婚,是我们没有结婚的房子呀。”我不得不把我的心事说出来。

想不到她“噗哧”一声笑了,“那有什么呀,不就是晚一点结婚吗,房子怕什么呀,我和你一块儿盖啊。”

晚上有点凉了,我们转移到生产队的麦场屋子里,第一次亲吻着,那种感觉,是恨不得两个身体融入一体的。同时,我们也热烈地计划着我们的未来,计划的主题当然是怎么盖房子的问题。

(三)

夜很深的时候,我说:“怎么办呀,咱们总不能在这里住一宿吧?”

她笑了笑说:“能怎么办呀,当然是回家呀。”

我们牵着手,走到她家的那条胡同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手,眼看着她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。我忽然感到有点受骗的感觉,不过这种感觉是甜甜的,是一生之中那种最幸福的甜。

俗话说屋三间坯三千,三层根脚一千砖。要盖屋,最难的是这坯三千。一个土坯五十公分长,二十五公分宽,重量也的十几公斤。打土坯是重体力活,不但要备下土,还得大量求人,求人就得管饭,还得有烟酒,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爹娘也早就准备给我盖房子,却实在是筹划不出这么多钱来。

华子却提出不要求人,要和我自己打土坯,我惊的大张着嘴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天哪,亏她想得出来,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听过,也从来没有见过妇女能够打土坯的,但是我犟不过她,不得不同意试一试。

她给我向模子里上土,也叫上锨,我用石础打好坯,再打开模子把打好的土坯摞起来,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,华子已经把模子里倒满了土。在这个时间里,华子得挖下土,再装满土筐子,然后举起二三十斤重的土筐子,把土倒进模子里才完成一个土坯的任务。如此不断的循环着,不用说女人,即便是一个棒小伙子如果没有经验的话,一天下来也是吃不消的。

通常两个壮劳力,一天能够打五百个土坯,我和华子第一天打了三百个,到了下午的时候,眼看着她的胳膊有点红肿,她的动作比起头午来慢了不少,到了晚上,她的肩膀又红又肿,不得不做热敷。

第二天,我们只打了二百五十个,看着她那吃力的样子,我好心疼。我在心里骂着自己不是人,我曾经暗暗发过誓的呀;只要有我在,我绝不会让她干重活的呀。可是我们还没有结婚就让她遭这么大的罪,我的心在滴血。每到夜里,我是常常流眼泪的,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她受累的样子。我也曾为她生过气,再三地劝她收手,哪怕找一个帮忙的替下她来也行啊。

就这样,华子陪着我吃煎饼就咸菜,整整干了十几天,终于完成了三千土坯的任务。这还不算,我俩靠自己,硬是用两辆独轮车,我推二十个,她推十二个,把三千土坯运到了建房的工地上。

至此,我的华子手上水泡摞水泡,两条胳膊被紫外线照射的褪了好几层皮,整整瘦了二十斤,她的那个样子,成了我心中永久的痛。

我们的婚房,就是这么建起来的,直到现在它还矗立在哪里。这是爱的象征,也是生活的见证,每当看到它,眼中就有点酸酸的感觉。

有了新房,我们于1977年二月份结婚,新婚夜里我们相拥而泣,感到这幸福来得太不容易了。

可喜的是1977年下半年,全国恢复了高考,我俩都考上了中专学校,那时候,只要考上了中专学校,国家就会安排工作的。三年后,我俩虽然不在一个单位工作,却也都是分配在国营工厂的。因为我们已婚,华子的单位分给她两间四十余平方的房子,就此我俩成了人人羡慕的双职工,过上了吃皇粮拿工资的温暖的日子。两个年头后,华子给我们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宝宝。

我们这代人似乎注定要有着多变的经历。在改革开放的初始,我的工作单位日渐衰退,每月领的工资越来越少,同事们整天无所事事,隔三差五的就聚集一块儿喝酒,时间长了,我的酒喝得不怎么样,却学会了吸烟,这让华子怎么能受得了?本来只要喝酒就回家很晚,她就极力反对,又何尝吸烟呢?

于是,我凡是在外面喝酒归来,她除了呲啦我之外,是绝对不让我上她的床的,只要看见我吸烟,她就会把我赶出门外。

其实,我也是反对喝酒的,这也因为华子管得我太严,只要我在家陪着她,哪怕我躺在床上睡大觉啥也不干,她也从不厌烦。只要我想出门去玩一会,要么她得跟我在一块,要么她就会指东打西的给我找活儿干,就差把我拴在他的裤腰带上了,这谁能受得了?只有去别人家喝酒,对他来说都是生面孔,她去不得,我才能有点独立的空间,自然要出去放放风了。

没有多久,我的所谓国营单位竟率先破产了,我自然也就下了岗。本来我俩的工资,除了要赡养双方的老人和自家的开支,就剩余不多,我的下岗自然给家里的经济造成了重大压力。不得不去劳务市场卖苦力,赚钱贴补家用。

我有心回老家干个体户,华子却抹不开面子,大有无脸见江东父老的样子。为此,两个人意见不和,她又主管着经济大权,经常吵架。虽然最后华子和我也走上了干个体户这条路子,这是后话。

正当我俩为干不干个体户吵架的时候,我的一位朋友向我借钱,由于钱数不多,我就答应了他,想不到华子不给面子,一口回绝。我这是第一次当家,在朋友面前很掉面子,经过几天的吵嘴,我一怒之下就提出了离婚,谁知道她也不含糊,和我立马就去了民政局。后来才知道,华子不同意借钱是正确的,那位朋友欠了不少的债,携款去了南方,一去不回。

想不到领结婚证的时候经过了十多年的考验,领离婚证的时候,只用了半个小时就了了。没有离婚协议,没有财产纠纷,华子只给了我三分之一的存款,说是剩下的钱得抚养女儿,并商量好,一年之后,我还得负担女儿百分之五十的抚养费。

于是,我净身出户回了老家。

……

回老家以后不到三个月,有好心人就给我介绍了英子。英子不但长得好,主要是她支持我干个体户,并表示要和我共同创业,我何乐而不为呢?

明天是我和英子领证的日子,今夜就想起了华子,三十来岁的人了,竟然哭湿了枕头。和华子相处的那些年里,所回忆的每一件事,都有点恋恋不舍,也都会有扎心的痛,致使我和英子明天的领证,心中发生了动摇。

早饭英子是在我家里吃的,她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,看得出来,她对今天的领结婚证是多么的重视。

在去民政局的路上,我无精打采地跟着她走,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她的话,因为对于今天的领证,我的内心是犹豫的,大有点精神恍惚,六神不定的样子。

我心里恨着华子,心想你在我面前就不能服点软吗?但凡你稍微给我点面子,稍微让着我一点点,就是杀了我也绝对不会给你离婚的。都离婚半年了,你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呀,即便打电话不方便,你给我写封信也行啊。

想到这里,我把心一横,就坚定了我和英子去领证的决心,牵起了英子的手,加快了去民政局的步伐。

快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,一辆摩托车追上了我,华子的同事老远就大声地喊着我,“老张老张,快,快过来,我有大事要和你说。”

我一边向着他走,一边骂着,“臭小子,能有什么大事呀?看你像个火烧屁股的样子。”

他连摩托车的火都没有息,说:“华子出车祸了,她的脚腕子和脚面粉碎性骨折,马上就要截肢了。”

“啊,”犹如晴天一声霹雳,我大惊失色,腿肚子都有些吓软了。一时对华子的恨荡然无存,从心底里忽然悟到,以往华子对我所做的一切,都体现着一个字——爱!

我二话没说,只向英子摆了摆手,发着抖,忍者心脏的狂跳,跨上摩托车的后座,大吼一声,“走!”












手机扫一扫,直接访问本页内容
楼主热帖
发表于 2020-6-2 12:17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描写细腻,感情真挚,耐读!
发表于 2020-6-2 12:4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不知是小说还是亲历,很感人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6-2 19:08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翟克江 发表于 2020-6-2 12:17
描写细腻,感情真挚,耐读!

谢谢翟老师的厚爱,遥祝夏安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6-2 19:18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胡敦荣 发表于 2020-6-2 12:45
不知是小说还是亲历,很感人。

三姐,是小说,但此小说的基础是真实的,也是我亲眼目睹的,不过那五毛钱的受惠人提了干,嫌弃她家庭成分不好,没成姻缘。故此小说半真半假也。谢谢三姐的赏读。遥祝夏安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